首頁 公司概況 產品展示 技術支持 發貨通知 資料下載 付款方式 聯系方式 留言板
 
地下金屬探測器
地下金屬探測儀
地下可視成像儀
手持金屬探測器
安檢金屬探測門
地下管線探測儀
注冊號:410105000478659
豫國稅:410105397648680號
證書編號:ST10101721701

 誠信通9年

誠信通9年會員商鋪


點擊詳細

 
首頁 >>  以客為本、以質求存、以優取勝、以精圖新!以品質贏得客戶,讓服務拓展市場!八年的探測器銷售經驗,數百次成功案例,無數的探測成果體現出強大的實力!我公司是專業從事金屬探測器、地下金屬探測器的開發和銷售!來公司購買儀器的客戶可提供售前技術培訓及實地探測試驗。誠信服務,讓您放心購買。好消息:我公司現已開通地下金屬探測器租賃業務。詳情請致電13391988889 。 本公司最新推出美國精密儀器公司的USA系列地下成像儀/地下金屬探測器。歡迎廣大客戶來電來公司進行咨詢。  設為首頁 | 
 
 
水下探測器,揭開深藏海底的秘密

  水下考古人員潛在水里記錄“南澳Ⅰ號”沉船遺址的信息 圖片由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每一艘在海底沉睡的船,就如同陸地上的文化遺址,是那個時代濃縮的標本。通過對沉船信息的捕捉詮釋,可以復原海洋文明的碎片,讓人一睹已然滄桑的歷史模樣……今年6月,廣東汕頭“南澳Ⅰ號”明代沉船遺址成為首個入選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水下考古項目。業界人士認為,該遺址的發掘調查真正體現了水下考古的特點,即不僅關注船艙里的貨物,同時關注這艘船本身以及船沉沒的過程等,標志著中國水下考古取得巨大進步。

  正是圍繞著“水下考古新發現與研究”、“水下考古技術與方法”兩個主題,在中國國家博物館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主任趙嘉斌的主持下,第一屆中韓水下考古學術研討會上的中韓學者時而“各數家珍”,時而產生共鳴,雙方在融洽的氛圍中增進彼此的了解,又促進了學術的交流。

  沉船是裝載一個時代生活的時光寶盒

  說起近期中國水下考古中最有代表性的成果,就不能不提中國水下考古隊赴肯尼亞開展水下考古工作的事兒。去年11月至今年1月,由中國國家博物館調集12名中國水下考古隊的精兵強將,肯尼亞國家博物館派3名專業人員,共同組成肯尼亞水下考古工作隊,通過物探掃描、潛水調查的方式,在以拉穆群島、馬林迪海域為重點的肯尼亞沿海地區發現了5處水下文化遺址,完成了第一年度為期兩個月的中肯合作水下考古項目。對此,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孟原召如此評價:這次“跨國入海”標志著中國水下考古走出了一條“引進來、走出去”的發展道路,即由最初的引進和學習國外水下考古學的理論和方法,到中外合作進行國內沉船遺址的調查與發掘,由獨立開展本土區域內水下考古調查與發掘,再到走出國門進行大規模水下考古調查與發掘。除了去肯尼亞外,今年中國水下考古調查工作主要在西沙群島、海南文昌、山東青島等海域開展,均取得了一些重要發現,比如在西沙群島發現了一些從五代至清代的水下遺址。

  研討會上,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羊澤林圖文并茂地演示了西沙群島“華光礁Ⅰ號”沉船遺址出水的陶瓷器,釉色主要為青白釉、青釉、醬黑釉等。由于在遺址上未發現明確紀年的遺物,所以可從船上所載陶瓷器的年代推斷沉船年代,最后專家推斷出此沉船為北宋晚期至南宋早期運輸外銷商品的貨船。羊澤林還發現了船上貨物的擺放規律:精制品以及品相較好的陶瓷器一般裝在艙的上部,以防被壓壞,所以后來景德鎮和龍泉窯的器物大部分要么在船體朽壞時散落在艙外,要么被漁民盜走。而那些粗制品則被置于艙底。總之,“華光礁Ⅰ號”沉船出水陶瓷器不僅種類豐富,而且涉及的窯口眾多,對研究我國宋代海外貿易尤其是陶瓷之路有著重要意義。

  韓國國立海洋文化財研究所的文煥皙則介紹了2010年韓國水下考古人員在泰安馬島進行水下考古的情況,他們發現了高麗時代的一艘船舶,并打撈出水了一件青瓷梅瓶,該瓶的頸部上掛有竹札,由此得知梅瓶被稱為“樽”,它的功能不是裝酒和水的器具,而是保管和運輸像蜂蜜這樣珍貴食材的容器。考古人員當時就認識到了現場遺物保護處理的重要性,為了對長期浸于水中的船體進行保護處理,立刻新建了脫鹽場。甚至對于船體內所發現的壇子細碎片也盡量收回分別打撈,選擇其中保存較完好的壇子不加洗滌,然后小心地運到實驗室以后才開始進行精細調查,結果發現有些壇子是用于裝魚、貝類、植物的葉子等做成的腌制食品。對此,中國水下考古專家深有同感。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曾提出,我國水下文化遺產保護已由單一水下考古發展到全方位的水下文化遺產保護。水下考古只是完成了整個文物保護工作的1/3,后期的保護工作更艱巨。因為海水中的文物出水后需要脫水、脫鹽,還要考慮到光照、壓力等因素,才能長久保留。有些剛出水的瓷器表面上光潔如新,但因為經歷了長時間的海水侵蝕,一部分鹽分會一直滲透到釉彩的瓷胎里面。如果不完全脫鹽,過不了多久,釉彩就會脫落。

  沉船中發掘的文物可以說是裝載著一個時代生活面貌的時光寶盒,韓國水下考古人員在沉船中發現了高麗時代的木簡,這木簡在韓國國立海洋文化財研究所的林敬熙看來,就是今天的“貨物的運貨單”或者“條形碼”。“從2007年發掘泰安島的船以來,每年都會發現木簡。”林敬熙說,木簡資料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明確顯示出沉沒船舶的歷史性質。通過對木簡內容的分析解讀,可得知船舶的編年、發送地(者)、收取人、貨物種類和數量等。

  潛水?那是必須的!

  “發掘工作一開始,發掘現場就開始受到破壞,所以明確而詳細的記錄很重要。”韓國國立海洋文化財研究所的洪光熹認為,影像記錄的作用很大,除了能把想拍攝的對象真實、客觀地表現出來外,還可以把不能用圖片或文字表達的東西呈現出來,也為無法參與水下考古發掘的人們提供更容易理解的現場信息。當然,要用影像來記錄水下的發掘場景,除了需要攝像、照相、照明等影像技術外,還必須具備能帶著水下攝像設備在水中自由控制身體的潛水能力。

  每個國家開展水下考古工作的方式和方法不盡相同,有些國家是讓專業的考古工作者在水面通過各種通訊手段,如水下攝像頭、水下通話系統等,來遙控指揮專業潛水員在水下完成搜尋、確認、資料收集、考古發掘等一系列水下考古工作,考古人員本身不下水。而我國水下考古專業人員則要求擁有一定的潛水能力。江西省吉安市博物館的曾瑾談到,任何考古工作,都需要考古專業人員隨時在現場觀察發掘過程中遺址、遺物的狀態,并根據遺址、遺物在不同進度中所出現的不同變化來采取相應的工作方法。如果不能親臨現場,而是通過第三者的口述或攝像資料來制定工作方案,其科學性是有待考究的。為此,中國國家博物館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已經成功承辦了5期全國水下考古專業人員培訓班,在20多年間培養了近百名專業素質高、潛水技能強的水下考古專業人員。

  “在水下考古發掘受海洋環境的影響非常大。”韓國國立海洋文化財研究所的梁純碩提醒在座的水下考古人員,一定要先把海洋的環境了解透,掌握好文物的分布情況,然后再選擇適合環境的發掘設備和方法。以韓國為例,有些地方的海洋環境很復雜,比如在落潮時才顯現出來的安佐船遺址、水中可視距離為零的西南船遺址等。

  在我國300萬平方公里的遼闊海疆,要發現水下遺存猶如大海撈針,困難程度可想而知,單單憑人力恐怕無法完成。因此,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馮雷認為,在水下考古調查時應用一些高科技探測技術是非常有必要的手段。由于水下環境惡劣危險,人的潛水深度有限,所以水下機器人(即無人遙控潛水器的運用)成為開發海洋的重要工具。福州市文物考古工作隊的朱濱坦言,與田野考古相比,水下考古難度更大,要通過電子遙感物探等技術開展水域調查,確定遺址位置后,水下勘測則要借助側掃聲納、淺地層剖面儀、磁力儀等多種高科技裝備。相信隨著科技的進步,會有更多、更先進的儀器不斷地投入水下考古的調查、發掘中。

  對于第一屆中韓水下考古學術研討會的成功召開,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水下考古專家張威表示,中韓雙方舉辦這么大規模的水下考古專題學術研討會,標志著雙方在水下考古學術交流的進一步深入,這也是中國水下考古學開展國際合作的一種重要形式。去年11月,中國國家博物館就與韓國國立海洋文化財研究所簽署了海洋文化遺產共同研究及交流意向書,此次研討會便是該合作協議簽署后的第一次交流與合作。正如韓國國立海洋文化財研究所所長成洛俊所言:“本次研討會邁出了中韓水下考古合作實質性的第一步。”

 
 

此文有探測儀金屬探測器地下金屬探測器提供資料信息原創,轉載請標明出處http://www.tanbaowang.com

天天彩选3开奖结果